以色列视觉设备OrCam,让视障人士的未来拥有更多可能性

资讯 07-03 阅读:127 评论:0


据不完全统计:中国共有超过1700万的视障人士,平均每100个人中就有一位“黑暗行者”。

丧失了视觉,视障人士还能做什么呢?在内地主流观念中,视觉的丧失意味着一项基本生活能力的丧失。按摩、音乐似乎是为数不多的剩下能让视障人士从事的职业。

在技术条件不够发达的过去,视障人士总是面对着很多困扰。每一种探索和开拓都不会一帆风顺水到渠成,视障人士除了自身的桎梏外,更有外界多样的环境障碍需要一个个挑战克服。

除了黑暗与怜悯,他们远比我们认为的更加强大

任铮浩,一名视障人士,毕业于上海师范大学,他是新中国以来首批参加独立为盲人设立考试的学生。在他之前,视障人士参加普通高考困难重重,即使考上大学也仅有几所大学的针灸、按摩等专业供他们选择。

2002年,上海市教育考试院首次单独为盲人命题设考。他高考完美发挥,成功地考入了上海师范大学学习自己心仪的专业。现任职于上海盲人学校英语教师,从事学校盲文教材、试卷等的翻译制作。


©2002年7月,四名视障学生参加高考,老师朱敏(左一)与任铮浩(左二) | 新华社

但幸运的是,除了任铮浩自己的努力,他也遇见了使他生活更加便利的视觉辅助设备OrCam,通过它来帮助自己工作、日常生活。比如出门买菜,手指一指,OrCam就可以识别商品、价钱。之前出行很难做到,OrCam真正做到了解决他实际使用当中的难点 。除了眼睛看不见,和普通人没有区别,甚至在黑暗中他们更强大。

Zoe Hartman,25岁,居住在纽约布鲁克林。首次使用OrCam MyEye 2.0让Zoe非常激动,因为OrCam帮助她解决了很多生活上的问题。例如购物、阅读信件、报纸和收据等等。付钱时再也不需要别人帮助,走在路上也可以通过OrCam阅读路标,OrCam帮助她在生活中的每件小事获得独立。


©Zoe在OrCam帮助下独立出行
  菲兹今年42岁,出生时便患有色素性视网膜炎,失去了视力。像其他失明和视障人士一样,“独立生活”对菲兹来说是一大难事,但这并没有阻止他对生活的热爱。他坦言已经坦然接受了失明的事实,不管未来情况是好是坏,都平静接受。”

 

©菲兹在节目中体验OrCam MyReader2

菲兹是在The Doctor节目中遇见可穿戴视觉辅助设备OrCam MyEye2.0de ,当菲兹戴上这款设备表示:“天哪,我为什么没早点遇到OrCam,它可以帮助我的事情实在太多而了。”OrCam极大地改善了菲兹的生活质量,让他能够随时随地实现自己想做的任何事。现在,菲兹可以读报纸邮件,还可以识别纸币。很重要的是,帮助菲兹快速准确地完成工作,相较之前,提升了菲兹的独立性。

 

©菲兹现在通过使用OrCam工作

虽然,他们无法分辨白天黑夜、他们无法领略四季的变换、他们更无法穿越拥挤的人潮。
但其实他们同样经历青春,同样拥有梦想,如同你我。他们又区别于你我,他们虽然看不见,却在心底响起最重的鼓点。生活种种,都是比你我更努力的模样。

OrCam的出现不仅是为了让视障人士可以更自由的出行、阅读,感受一切,更是为了让他们的生活得到改变。改变失去视力的掣肘和无力,从此可以拥有更明亮的生活和未来。


版权声明

本站部分信息均来源于互联网搜集,不代表本站观点,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。如有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告知邮箱:2964342810@qq.com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

分享:

扫一扫在手机阅读、分享本文

相关推荐